华为手机成功的秘密是什么?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给出了一个最质朴的答案:消费者喜欢、满意。在华为内部,余承东给业务主管的考核标准中,除了质量、故障率等因素外,最核心的一个标准就是消费者满意度(NPS值)。

在过去的2019年,华为全球收入858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1%,其中来自消费者业务的收入达到467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4%,集团贡献比达到54.4%,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2.4亿台,稳居全球第二。

余承东在华为P40媒体沟通会上讲到,盲目的追求分辨率、盲目的追求刷新率是没有价值的一件事,而华为只看重用户可体验价值,“因为我们一些研发人员(也容易)被友商忽悠……所以大家不要看网上有些黑我们的东西,那是胡扯的,我不便于回答他们”,余承东访谈中说到。

国内保增长 海外降跌幅

受到谷歌GMS授权影响,华为手机海外销量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出现大幅下跌。余承东采访中直言,2020年的目标是在中国争取增长,在海外争取减少下跌。

他谈到,如果传闻中的美国进一步制裁不会发生的话,那么华为消费者业务有信心继续保持全年较好增长。

在疫情影响之下,全球手机市场都面临下滑危机。余承东表示,华为目前极力争取的就是那部分刚需购买人群,而之所以能逆势实现一季度的整体上涨,华为的危中之“机”就是产品的服务和体验,带来的消费者满意。其中,5G优势成为消费者换机,促进华为手机增长的最主要的原因,

对于此前的库存积压传闻,余承东予以否认,表示华为不是有库存,而是严重缺货,“我巴不得有库存,有库存我们就赚了。”

升级四代研发

不断升级消费者满意度的背后支撑,是华为公司不惜代价的研发投入。华为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2019年,华为最新研发费用为1317亿元人民币,占全年销售收入15.3%,位居世界前三。

余承东透露,2020年华为的研发投入有望登顶全球第一,“别的厂商发布的研发费用增长是几十亿人民币,我们是200亿美元,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目前,华为终端研发投入是坚持开发一代、跟踪一代、预研一代。余承东表示,未来将升级做到四代,让下一代技术能够做到领先时代、领先同行。

塑造更高端 打造P40 Pro+

对于更多厂商塑造高端的举措,余承东评价称,华为欢迎其他厂商入局,但单纯堆砌某一项指标的规格,并不能打造真正的高端品牌。高端形象要有引领性的技术和创新,包括设计、技术、体验、品牌等等。

而这次推出P40 Pro+,也被余承东解释为因为成本太高、难度太大,造成P40 Pro+价格没办法降下来,华为无奈下只能另辟档位,去覆盖那些支持价格更高的用户群。

对于P40 Pro+要延后2个月开卖的情况,余承东解释了两点原因:一是产能和技术的突破难度;二是受疫情耽误,P40和 P40 Pro在春节前(去年12月份)加大生产,但P40 Pro+直接就被耽误了。

全场景生态优势

华为自推出“1+8+N”全场景生态以来,逐步发力耳机、PC、平板、音箱和智慧屏等终端形态,并通过华为自研分布式操作系统完成互联互通。余承东称,华为的全场景体验要远远超过苹果,“我们在不断地打造生态,这些生态别人都做不了,这种体验超越苹果,这是国内外安卓阵营他们都做不了的,因为他们在操作系统上没有这样的能力来干这样的事。”

对于华为HMS的表现,余承东透露,华为正在缩小差距,目前已经能满足8、90%用户的要求。

在华为P40上,除了国产器件外,还有来自日韩、美国的器件。余承东解释,华为目前已经可以做到完全替代,不用美国器件。但华为仍选择保留少量美国器件,是因为过去这些合作伙伴给予了很多支持、帮助,华为要照顾他们的生意。

没有制裁 华为已是全球第一

访谈结尾,余承东感概了智能手机的激烈竞争。在8、9年前,余承东就预测,全球主要手机玩家最终会淘汰到不超过4家,有可能只剩下2、3家。时至今日,余承东感叹道,“事实证明八年过去我说的是对的,我说的主要玩家就是华为、苹果、三星这三家。我没有说哪家公司死掉,但它不能成为全球主流玩家,虽然有些公司的野心很大,但它的创新、研发投入、它的格局注定它不可能成为伟大的公司和主流玩家。”

余承东再次提及美国制裁带来的影响,认为如果没有制裁,华为手机2019年就已经成为全球第一。“但是美国制裁让我们一个没有生态的硬件公司,成为了一个有生态的公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们希望(华为)将来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遥遥领先对手”,余承东说到。

上一篇: 2018年注册会计师《财务成本管理》练习题:风险与收益
下一篇: “金钥匙” 技术示范蒙牛华南大区专场在广东清远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