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母乳和中国宝宝体质研究上,国产奶粉走向技术超越。
作 者丨徐艳丽
华商韬略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客服微信:hstlkf
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 ID:hstl8888
图片:网络、图虫创意


2019年,中国奶粉市场销量第一易主,外资品牌骋兵内地十余年后,飞鹤为代表的民族乳企再次冲到了前头。

年收入137亿、销量超1亿罐,连续5年包揽中国消费者口碑大奖……新晋奶粉老大飞鹤捷报频传,不仅在洋奶粉垄断的高端市场撕开口子,“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品牌定位,也在婴幼儿奶粉质量、配方科技和中国母乳化研究上引发了一场中外奶粉大比拼、大讨论。



母乳是新生儿最理想的营养来源,婴幼儿配方乳粉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模仿母乳”的历史。

150多年前,约清朝同治年间,中国妇女还在用米糊喂养婴儿时,首个商业奶粉配方由“德国有机化学之父”李比希(Justus von Liebig)发明。随后几十年,欧美大批量生产以乳为基础的婴儿配方奶粉,取代喂养婴孩的掺水牛奶和炼乳,将西方国家婴儿存活率提升了近50%!

▲李比希纪念邮票

同时期,被饥荒、疾病笼罩的清末民初直至20世纪前50年,中国婴儿死亡率高达200‰,吃米汤甚至各种煮烂的植物根茎的中国婴儿,平均每十名中死亡2人,是人口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20世纪60年代,欧美与联合国基于西方人母乳库数据,首次确定婴儿配方奶粉(简称IFM)统一标准,在牛奶中加入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和维生素等成分,确立第一代奶粉配方。

第一代IFM以维持婴儿生存、促进体重增长为目的,营养结构单一,仅是个基本能量配方。到了80年代,第二代IFM开始添加与大脑智力和器官发育有关的DHA、ARA等营养元素,形成营养加强型配方奶粉,让婴儿变得更聪明。

20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报纸上的奶粉广告


世纪之交,国际IFM第三次大换代,先是模拟母乳的脂质结构添加了OPO(结构性油脂),解决了上一代奶粉导致便秘、上火和钙皂的问题;而后添加乳清蛋白,使蛋白质和氨基酸也母乳化,生产上也由不易均匀溶解的干法工艺发展到湿法工艺。

2015年,全球最新一代IFM研发取得突破,以欧洲儿科学会等国际顶级婴幼儿营养健康研究为理论指导,以国外母乳数据库为依据,配方奶粉进入更深层次的全面“精准模拟母乳”阶段,强调各种宏量、微量营养元素的精准比例。

从上世纪到本世纪,从第一代到第四代,不论是基本能量配方、加强营养型配方还是精准母乳化配方,都是由西方医学食学界主导、基于西方婴幼儿体质与膳食营养研发的。

我国第一代本土奶粉配方成型于70年代,短短50年内就从基本能量型跨越到精准模拟母乳阶段。起步晚于西方半个世纪的中国乳品产业,最初缺乏本土母乳研究和技术基础,只能追随西方奶粉配方,进口奶粉加什么我们就加什么。

中国最早的奶粉品牌之一红星牌

这种把自家宝宝的奶瓶交给外人的科技短板,不仅让民族乳业在配方技术上被卡脖子,也让体格、肤色、饮食各异,流着和西方人不同的血液和乳汁的中国人产生疑虑:

国外奶粉是否适合中国宝宝体质?国外配方是否还原了亚洲人的母乳成分?是否更接近中国母乳的黄金标准?

带着这些拷问,不甘人后的中国婴幼儿乳粉产业开始从零到有,开启一场针对东亚黄色人种母乳配方研发的科技突击。



2015、2016年前后,“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品牌定位突然炸响中国奶粉市场。在其他内地品牌争相贴上“进口奶源”、“欧盟配方”等西化标签时,飞鹤的营养本土化概念引发了一场对奶粉配方与母乳地域化差异的讨论。

“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究竟是不是无中生有?

对全球范围内人乳成分的分析表明:不同地域,不同种族、饮食文化和生活习惯下的个体母乳在成分结构上有显著差异——亚洲人和欧洲人的母乳成分不同,法国人和中国人的母乳成分更不同。

图源/《婴幼儿配方奶粉研究进展》[2]


法国新生儿摄入了更多钙,而中国新生儿从母乳中吸收的钠浓度几乎是法国母乳的2倍;我国配方奶粉标准中锰、硒等元素成分均高于国际标准,都是更适合中国婴儿的特殊需求。

从西方母乳化到东方母乳化,地缘广袤的中国必须采集本国各地区母乳、建立中国人母乳库,自主研发配方,才能设计出更适合中国婴幼儿的奶粉。

2010年我国卫生部颁布全新《婴儿配方食品》和《较大婴儿和幼儿配方食品》标准,2016年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施行。对奶粉配方的严抓被期待重塑民族乳业秩序,也对国产奶粉的奶源、质量安全和配方研发提出了全面追赶国际水准的要求。

其后几年,国务院与各地政府陆续拨付大额资金支持奶粉研发立项;一批有技术实力的乳企,比如飞鹤,带头建立起专业中国母乳数据库,十多年之间走过全国15个省,采集7000多个母乳样本,全面分析中国母乳2000多种成分,在国际权威杂志上发表60多篇SCI期刊,首次揭示出包括中国母乳氨基酸模式等第一手本土母乳成分数据,在国际上惊动同业。

2020年“528”中国宝宝日,累积了大量中国母乳研究数据的飞鹤,召开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升级版星飞帆云发布会。

会上,中国飞鹤创新中心首次解析出中国母乳9种必需氨基酸在整个泌乳期中的动态变化,同时精确指出,中国母乳中与婴儿消化吸收密切相关的二位棕榈酸含量接近70%,大大高于普通奶粉含量(≈52%)。此外还发现,母乳中主要碳水来源之一的低聚糖,相比其他糖类更能促进益生菌增殖,有益于婴儿肠道健康。


基于以上研发成果,飞鹤在此次星飞帆升级配方中首次采用新一代专利OPO,将二位棕榈酸的含量提高至67%(比普通奶粉提升1.2倍),更接近中国母乳标准;大脑发育上,特别强化了DHA、ARA、神经鞘磷脂、叶黄素等脑发育营养素,同时,将奶粉中低聚糖含量提升了87%,目的是更好维持肠道微生态平衡,提升婴幼儿免疫力。

全球首份中国母乳必需氨基酸动态图谱、新一代专利OPO和创新升级配方的发布,让飞鹤为中国IFM自主研发打出了响亮一枪,一系列基于中国母乳研发的前沿成果,预示着国产奶粉配方由追随走向超越,同时也为“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争论提供了重要学术证据。



南北纬40~50°,温差大、日照长的温带草原上牧草茂盛,营养丰富,西北欧的英国、荷兰、丹麦,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新西兰、阿根廷都是全球顶级产奶基地。

同纬度的亚欧大陆东端,另一个世界公认的黄金奶源带是北纬47°东亚温带草原区,冬夏温差超70℃,日照时间17个小时,世界三大黑土带之一富含氮磷钾,还有弱碱性湿地固定二氧化碳,调节区域气候,种植出的牧草异常肥美。

中国不缺最好的奶牛饲养地,飞鹤在北纬47°的齐齐哈尔地区有7个万头专属牧场,从挤奶到加工最快2小时,建构起一套新鲜奶源→新鲜饲料→新鲜配方→新鲜加工→新鲜储运到新鲜追溯的全产业链、农牧工一体化产业集群。


最好的温带草原牧场、先进的集约化生产工艺,诞生出了在奶源质量和鲜活品质上丝毫不输国外的民族乳业品牌。近年来,国产奶粉屡屡在国际质检中拔得头筹,飞鹤也连续六年蝉联世界食品品质评鉴大会金奖,入选加拿大顶级商学院教学案例。

“奶源、质量、安全,中国奶粉目前都不比别人差”,一位业内人评论,不过国产奶粉要赢回市场信赖,还是需要给中国父母们一个更加强烈直观的选择理由。

2020年5月28日,被全球调研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认证为“中国奶粉第一单品”的飞鹤星飞帆奶粉,与中国本土母乳喂养效果的对比试验正式公布结果。

2019年,飞鹤高端产品星飞帆等系列实现销售额94亿元。在中国,每天有上百万宝宝喝星飞帆,这款产品也连续5年包揽中国消费者口碑大奖。

此次受试的是星飞帆升级版配方,也是飞鹤基于前述最新研发成果,打造的首个高精度仿生母乳配方,该配方集合了新一代自主专利OPO、1.2倍二位棕榈酸、G0S益生元等精准营养比例,它与普通配方奶粉、与中国人母乳的喂养效果对比,几乎意味着目前最先进的中国母乳化研究能否经受住临床检验。

为保持客观,试验设立两组对照组,在权威机构和专家主持下,120名出生7天到不足3个月的健康足月、非母乳喂养婴儿,分别以升级配方的星飞帆和普通配方奶粉喂养,并以60名母乳喂养婴儿作对照,完成12周临床喂养试验。

经专业人员追踪观察,试验记录最终呈现:以星飞帆喂养婴儿的身长、体重、头围、BMI(身体质量指数)等体格生长指标均更接近母乳喂养婴儿;哭闹次数和哭闹时间减少、吐奶减少,睡眠时间也与母乳喂养婴儿接近。


实验第四周起,星飞帆喂养婴儿的排便次数、粪便性状、颜色都更接近母乳喂养婴儿。肠道菌群、粪便中短链脂肪酸、sIgA(分泌型免疫球蛋白)等也有改善;此外以代谢组学分析粪便中的蛋白质代谢产物也显示,星飞帆喂养婴儿的数据更接近母乳喂养婴儿。

以上一系列显示星飞帆“更适合”中国宝宝、“更接近”中国母乳喂养效果的临床数据,解释了这款已成为国产爆款的奶粉一年销售近100亿的合理性,同时也让中国奶粉从业者依靠最客观真实的临床效果,在进口奶粉面前扳回一局。



2019年6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国产婴幼儿配方乳粉提升行动方案》,提出品质提升、产业升级、品牌培育三大行动,力争婴幼儿配方乳粉自给水平稳定在60%以上。

60%,一个刚过及格线的“奶粉主权”宣誓,对国产奶粉而言却是不小的挑战。

自奶粉污染事故后,国内父母买奶粉就看国籍了。2008年以前,外资奶粉在中国市占率不到35%,2008年以后,国内每卖出10罐奶粉有七罐是进口或合资品牌。

一次污染事故,让整个中国乳业以倒掉37万吨原奶、清退100万户奶农、摧毁1500多家乳企和被洋奶粉碾压十年的代价,为安全质量教训买单。

今天,中国奶粉采取全球最严的监管措施,接受欧盟严苛的飞行检查,拿下全球顶级食安标准认证,中国奶业协会也一再保证:国产婴幼儿奶粉已经是最安全的食品。


史无前例的监管力度、国家政策支持和本土企业在配方研发上的努力与突破,让中国奶粉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在消费者心中的信任度逐渐提升。

2010年前,国外母乳库有超100年历史,美国有6个国家级乳品研究中心,而当时中国成型的母乳数据库一个都没有。至2020年,国内主要乳企均已建设自己的乳品技术研究中心和规模性母乳调研机构。

公开报道中,仅飞鹤目前已与9个国家的15个顶尖实验室开展数十个项目研究。对内,飞鹤参与主持了第一批启动的国家科技部“十二五”项目、承担了国家863课题“促进生长发育的营养强化食品的研究与开发”工作,并建有中国首家乳品工程院士工作站;对外还拥有哈佛营养实验室、飞鹤乳业婴幼儿配方奶粉全球产业链创新中心……贯穿各环节的研发力量。

央视报道飞鹤奶粉研发产业链

从2008年至2018年,国产奶粉所占市场份额由跌入谷底时的28%恢复到了43.7%。

43.7%距离60%的目标还差多少?仅靠食品安全、检测合格或许远远不够。“食品安全是底线,底线不是用来竞争的,(与进口奶粉竞争)靠的是产品的营养和健康”,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陈君石说,行业在竞争中发展,在大浪淘沙的竞争过程中,谁能够打好营养和健康这张牌,谁将取胜。


国产奶粉用十年证明自己是安全的,未来十年还必须证明自己是更先进、更营养、更科学的。

“再往前走,第一是科技,未来五年一定要全球领先,如果这点不突破,想要再有大的发展就有难度;第二是品牌,要树成一个国际品牌,在消费者心里评估的大品牌。”

谈及国产奶粉未来,飞鹤董事长冷友斌说,飞鹤过去58年为中国人研制奶粉,未来58年还是继续去做,他没有想过去投资房地产或别的东西,飞鹤的目标是做成一个真正能参与国际竞争的,百年或几百年的企业,“坚持做正确的事。”

一个企业做正确的事可以赢同行,所有企业坚持做正确的事就能为民族产业赢得未来。

这件正确的事,于整个民族乳业而言,过去十年是重建安全生产,严控奶源质量,一点点挽回消费者的伤痛记忆,未来是大力砸科研,搞自主配方升级,提升中国母乳仿生精度,用更科学、更营养、更适合的配方技术,一步步赢回中国宝宝的奶瓶。


[1] 《全球通史》斯塔夫里阿诺斯

[2] 作者王颂萍等《农业机械学报》第46卷第4期



THE END

出品人:毕亚军

主编:熊剑辉责编:周怡

美编:刘彦潮运营方乐迪 张婵 倪晨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能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投稿、约稿、商务合作及建议
敬请联系:010-65580525
zy@hsmrt.com 周总监
◆◆◆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
“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授权敬请联系小客服微信:hstlkf
【星标】华商韬略,精彩不再错过

我就知道你在看!

上一篇: 手机游戏抄袭成风:怎样有效维权?
下一篇: “隐形杀手”迪巴拉,为何能力压C罗获意甲MV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