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的冠军应该给女生。


思文淘汰的时候,张雨绮是有点遗憾的,她说一定要复活思文。也不止是张雨绮遗憾,我也觉得思文的离开,好像少了一点女性视角。但却是我们想多了,一个太后走了,千万个太后赶来。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是属于女性的幽默。


杨笠现在是呼声最高的冠军人选,她的段子三天两头上热搜,自然,又不屑,看起来朴素温柔,却是笑着给你一刀,攻击力很强。


她吐槽直男的自信,她抗议女生遭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她打破大众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最好笑的一个段子是,她说女性不必用身材迎合男性的审美,“你越是喜欢什么,老娘越是不长什么”。



颜怡颜悦是神奇的好笑。


她们利用双胞胎的特殊性,表达了很多奇妙的比喻。一个脸大,一个脸小,重在一起就是日环食。双胞胎取名字的段子也好笑,就像熊猫,一个团团,另一个不可能叫王淑珍。


更好笑的是她们描述友谊,男生是中国合伙人,女生是小时代,如果硬要找一对不互相伤害不抢男人的双人大女主电影,可能只有《闪灵》就很多的包袱,必须由她们两个完成才有效果,是一种非常稀有宝贵的存在感。



李雪琴是站在那里,不说话,只需要呼吸一下就很想笑。



李雪琴是一个学霸,北大高材生,但你想象不到这样一个知识分子,一上台就说,自己想上厕所。她说,第一次说脱口秀,请多多包涵,如果没有控制好希望理解,因为自己所有的精力都在控制另一件事。



最新一期的开场白也是笑到打鸣。


赛制是八进四,然后上位区选下位区,两两对决,胜者进,败者直接淘汰。因为李雪琴的实力相对是比较弱的,所以上位区的人都在打她的主意。豆豆在现场选她的时候,她说你就是想赢。


但这个不是最好笑的,好笑的是她接着放狠话,“我告诉你,你敢选我,那你赢定了”。



弹幕说李雪琴是,用最狠的口气,说最怂的话。


怂,也只是一秒,转过头来又用了一个俏皮的比喻自恋起来。她说,“你们都没看见,那些人老想赢了,挣着抢着都要选我,搞得我压力特别大,我这辈子,都没有被这么多男人竞争过”。



李雪琴的段子也时常会有这样的自恋。


比如她会说,她老板半夜给她打电话,她会觉得她老板是在暗恋她。她说以前有男生追她,是真实的单膝跪地告白,“李雪琴我喜欢你”,但她说她对那男生说了一句最硬气的话,“我妈不让”。


但这种自恋,又不是骄傲,反而是一种平易近人的可爱。



李雪琴知道,经常拿她跟王建国开玩笑,说什么长得像,杨天真开玩笑说,要拉一个群,自己想办法凑合他们。但李雪琴一点都不生气,你问她,节目里有没有心仪的男生,她说,王建国。


逗得全场哄堂大笑。



甚至本期李雪琴直接玩起了梗来。


她说她不喜欢穿紧绷的裙子,想穿背心短裤,但是节目组不让,为什么呢,因为李雪琴穿上背心短裤就成了王建国。李雪琴说,成为王建国又怎么了,你们凭什么看不起王建国的穿搭风格。


其实也不是看不起,主要这个节目,只能允许有一对双胞胎。



李雪琴的性格很好,就是宠辱不惊,看起来很丧,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但其实又很乖,微胖,给人一种亲切感。


正是因为不排斥王建国,很放得开,所以越来越多人也不觉得他们有什么火花,反而觉得他们很像兄妹的感觉,都是丧丧的,但是又絮絮叨叨,面无表情的胡说八道,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甚至有人说他们很像沈腾和贾玲。


王建国不像沈腾,李雪琴倒是有几分贾玲的感觉。这期大张伟也给了李雪琴一个高度的评价,说她天生就是属于舞台的,是有喜剧的天赋的,哪怕是不说话就很想让人笑,很像贾玲的风格。



贾玲是什么风格,沈腾评价她,“男生会喜欢她,女生不会嫉妒她”。


胖胖的,很有邻家大姐的感觉,亲切,没有攻击性,然后放得开,穿奇装异服,三秒钟吃西瓜,没有不好意思,重要的是,她散发出来的气场,幽默的能力,往那一站,你就被她吸引住了。


李雪琴也是一个大姐款式。


李雪琴原名叫李雪阳,后来因为她要在短视频里扮演一个大姐,她干脆叫自己李雪琴。这个名字一出来,就知道是属于她的名字。大姐是什么感觉,唠嗑,家长里短,全是废话,但会让你忘记烦恼。



单看李雪琴的段子确实也没什么东西。


她说老板半夜给她打电话,她没接,她老板叹一口气,“完了,李雪琴死了”,然后终于接通电话,第一句话就是,“这大半夜的你怎么还睡觉了呢”,然后为什么半夜打电话,她说是老板想她。


上班想着想着就会笑出声,同事问她,“雪琴,笑什么呢”,她寻思,“害叫雪琴呢,珍惜这段时光吧,过几天就得管我叫老板娘”。



就这些内容,没有很大的信息量,也不需要很强的逻辑感,就是一种很轻松的一个表达,很直接。


我看豆瓣里有一个人给了李雪琴高度的评价,说李雪琴,是唯一一个全家看她,笑点都在一起的人。有这样水平的人,就是可以上春晚的人,笑点日常,通俗易懂,笑过之后又会很快忘记。



有人说,但是脱口秀作品还是要承载价值。


关于传递价值,李雪琴不太想这样做。她毕业的时候跟同学做了一个综艺节目,也是要上价值,她就觉得自己很不适应。她就觉得你北大毕业的了不起啊,为什么一个小事情就要上价值。


她很怕自己的一句话就会影响到别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凭什么你要用一种标准去指手画脚。



而且可能她自己被要求过。


做网红的时候,被人说没文化,后来知道她是北大毕业的之后,又指责她,北大毕业的居然来做网红。李雪琴就怒发了一条微博,“北大毕业的怎么了,念了北大就不能做一个废物吗”。



然后写进段子里,她说别人都是怎么评价网红的,整容,炒作,而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低俗。这是一种自黑,也是一种反抗,反抗着说,我就是一个低俗的人,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


学学猫头鹰吧。



李雪琴从不称呼自己为内容创作者,她说自己就是一个分享生活的人。


在她的短视频里也一样,没有观点,也不上价值,就是琐碎的鸡毛蒜皮。她不是一个精英人士,她就是一个在清华校门口呼唤吴亦凡的傻姑娘,她的可爱都是从她身上土生土长的出来的枝丫。



但她也是真的不自信。


敏感,很怕别人批评她,颓废,喜欢宅。她不是一个阳光的人,相反她有抑郁症。她的底色是悲观的,经常说的口头禅是,“这事不行”,哪怕红了,有了知名度,她也觉得自己迟早要凉。


她从来都没有计划,也不做长远的考虑,想干什么,不清楚,“这个时代变化得实在太快了,你做下半年的考虑可能都没意义”,她也没有期待,因为她怕失落,干脆就不要希望,会舒服很多。


但是她又想看见别人因为她而笑,她想要认同感。



她拧巴,又坚强,她聪明,但是又脆弱,她说她不快乐,但是想让别人开心。


想起贾玲在北京租房的一个故事,北京的冬天特别冷,老旧房子,又没有厕所,她就在房间里摆一痰盂,早上起来就去倒尿盆。听起来很艰苦的故事,又接一句,“没事,王菲不也倒过吗”,让人发笑。



李雪琴也是,情绪崩溃的时候,拎一个锤子砸手机,然后用刀子在手腕上划口子,划了之后又止血继续工作。听起来也是一件让人揪心的事,转过头,她给朋友发一短信,“我刚刚浪费了一个小时加班时间自杀”。


听起来又是荒唐的好笑。



李雪琴能不能成为下一个贾玲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用一件一件不起眼小事传达出了朴实简单的快乐。也许真的像李雪琴说的,“知道了人为什么痛苦,才会知道痛苦的人怎么样有可能开心”。






编辑 |叫王雪琴的雪姨




上一篇: Steam特惠:恋爱养成游戏终迎大尺度 为何令宅男疯狂的部分却惨遭删除
下一篇: 有一个考公务员的理由是“爸妈让我考”